豪门小老婆 > 第二卷:小妈咪 > 今晚,就随我了?(下)

第二卷:小妈咪 - 今晚,就随我了?(下)

所属目录:第二卷:小妈咪      发布时间 : 2021-10-22
咪乐|外国|直播|平台|下载 关键的是,人们需要了解这种疾病,并在有任何疑虑时立刻就诊。

  林梦安慰性地冲小家伙笑了笑,将他揽入了怀里,云淡风轻地回复了穆新枫:“穆女士多虑了,我自己的孩子,我很了解。他很好,比很多小朋友都好,所以,不牢你费心了!”

    穆新枫冷下了脸,这下也不故意客套了。

    “林梦,你今年才21岁吧?”

    林梦淡笑着点了点头。

    “这么年轻,也难怪什么都不懂了。我想奉劝你,别这么天真,也别这么傲,该低头的时候,就得低低头。否则,你付出的代价,可就要惨重的多的多了!”

    林梦微微挑眉,依然是不软不硬让人着恼的语调:“穆女士这是……呃……威胁我吗?!”

    穆新枫含笑不语。

    林梦略略垂下头。

    穆新枫以为林梦这是上道了,立刻就又说道:“行了,先让你家孩子给我们家达达道个歉吧!”还是施舍一般的口气!

    林梦抬头,微微摇头。

    “不行哦!”

    偏头,她看向园长:“这事都已经很明白了,我是不是可以带我的孩子出去了?”

    园长尴尬,倒是头一次碰见这样软中带硬的家长!

    于是,她偏头看穆新枫!

    穆新枫眯眼,目光就有些冷冷的。

    林梦笑着站了起来,牵着小家伙的小手就出去了。此后,她就一直都没走,就站在一边,陪着小家伙,嘴角微微带笑。

    这么漂亮的小妈咪,惹来了很多小朋友的注目,不着痕迹地往林梦身边靠近,甚至有几个还故意往她身上撞的。林梦笑着将孩子一个个扶好,低声嘱咐他们小心一点,那几个小朋友就涨红着脸,嘻嘻哈哈地跑开了,然后过了一会儿,又跑到她身边转悠。

    小家伙有些小小的吃醋,那一声“妈咪”喊得特别的嘹亮,还一声接着一声,生怕别人不知道那是他的妈咪。别的小朋友看小佑佑的目光就带着点羡慕了。小家伙莫名地就觉得有些骄傲,也红着脸,往林梦的身边凑。

    也因此,有几个平时不怎么和小佑佑交往的小朋友,别别扭扭地凑过来,找各种方式和小佑佑说话,然后一搭上话,转眼就往林梦的身边凑,一声声“阿姨”,倒是叫的比谁都欢快。

    外面笑成了一团,只是幼稚园园长的心里的担忧却没法下去。

    穆新枫那是一个不好惹的主,平时看着为人和善、大方,也端庄高雅,可是私下里,却并不是一个心胸宽大的人。刚才听她那意思,就该是记恨上林梦了。

    园长想起那天这对母子还是容凌给亲自送过来的,一般情况下,园长也是不愿意让这对母子难做人的,毕竟得容凌亲自护送,总是有那么点不同。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容凌没再出现,这对母子除了自身那耀眼的容貌和气质之外,就没有什么可以和别的家长孩子相比的。如今,犯上了穆新枫,那又是容家的人,和容凌是叔嫂关系,不用说,容凌必然是站在穆新枫那边的。所以园长才会毫不犹豫地护着穆新枫。

    所以,她替这对母子担忧!

    也许,这个妈咪真是太年轻了,所以太单纯了,不知道有些时候不是对或者错的问题,而是谁的权利大的问题。刚才,她若是给穆新枫道歉就好了。她再帮着在一边说些话,这事也许就能过去。可这女子——

    哎,没看出来,这么一个柔软的女子,竟然还有如此傲骨!

    果真是太年轻了啊!

    园长摇摇头,微微有些叹息!

    只希望,穆新枫不要做的太过了!

    晚上回去的时候,林梦自然和小家伙好好地谈了谈。小家伙这下老实了,一五一十地将这些日子发生在幼稚园里的事情都交代了出来,林梦听得更是心疼不已。

    从小孩子的嘴里,才能更清楚当时的情况是多么的恶劣。中途插jin来一个孩子,小朋友自然会关注的,然后这个孩子比他们聪明,又比他们好看,还会耍拳,总之似乎样样比他们强,小孩子自然是有嫉妒心理的,就排挤他。

    再知道小佑佑的爸爸什么都不是,还不在国内,大家就更不愿意接触了。小佑佑更多的时候,接触的都是一些类似“平民”的孩子。不过小家伙爱闹,自己一个人也能玩的很开,幼稚园里大大小小的游乐场所,都有他的身影,他能玩的很漂亮,还能玩出花样儿来,就这样,情况慢慢好转了,就又认识了一些朋友。

    可,桃花债一下子上门来了。

    小孩子也都是爱美的!

    小佑佑有乃父风范,小小年纪就已经是个小帅哥一枚了,小姑娘就愿意接近他,红着小脸每天从书包里摸出好吃的东西奶生奶气地表示要送给他吃。小家伙不接受,她们就哭鼻子;接受了,别的女孩子就要闹矛盾。然后,此举引起了某些小男孩的公愤,总会时不时地闹上一闹。

    再然后,他让小沐沐给撞见了。B市有名的幼稚园,算是皇家级别的,就当属大风了,小沐沐自然也进的是这个幼稚园,只是家里人娇惯着她,她上学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等到撞到了小佑佑,小沐沐就变成了爱上学的好孩子,然后天天追在小佑佑的屁股后面跑。

    幼稚园也是分班的,根据年龄分为了大班中班小班,小沐沐今年三岁,自然呆在了小班。但是小班也是有所区分的,一般一个老师带十几个孩子,如此就有分葵花小班、蔷薇小班、雪花小班等等,基本上是每个小班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名字。

    小沐沐和小佑佑本来不是一个班的,但是两个人一撞上,小沐沐就自己跑来小佑佑的象牙小班了,非要和他一同学习。因为她身份特殊,老师们也不能强制把小沐沐给押回去,想着小孩子图新鲜,估计过一段时间就好了,班里暂时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其实也没什么。老师曾经就这事向佑佑的家长反应过,家里人也说随孩子去,只要小沐沐高兴就好。如此,小沐沐就越发成了小佑佑后面的小尾巴了,上课、做游戏、玩,那是非得挨着小佑佑不可的。小佑佑冷脸,那都没什么效果,逼退不了小沐沐!

    此举,很快就惹得容亨达不高兴了。

    虽然家里人没有明说,可是爸爸妈妈都吩咐了,让容亨铎和容亨达兄弟俩要好好和小沐沐相处,那大概的意思,就是要当家里人处的。现在的小孩也不笨,年纪小小的,也接触了各种各样的讯息,也玩过一些过家家的游戏,自然知道有小新娘、娃娃亲一说的。不管怎么样,容亨达理所当然地认为,小沐沐就是他们兄弟两个的。以前,小沐沐也是跟他们俩最要好的,怎么现在反倒追在一个小屁孩后面跑了呢?!

    不行!

    于是,容亨达就和小佑佑斗上了。

    “烦得很!”小家伙皱着眉头,小大人似地叹息了一声,对林梦抱怨:“我都不想理沐沐,可她老是往我身边凑,然后……”小家伙头一低,脸庞上竟然出现了一抹羞红:“然后还要和我一起睡,烦死了!”

    林梦其实想笑的,倒是难得看见自己儿子这般的扭捏。可是想了想,还是把笑容给克制住了,然后故意冷着脸,罚小家伙面壁思过去了。

    所谓的面壁思过,就是坐在墙上,然后脸庞对着墙壁,一动不动。什么时候她觉得可以了,他才可以转过身来,才可以下床。此举既可以惩罚他,又可以借此磨练他的心性。

    小家伙也没觉得不服,脱了鞋,就爬上了床。

    林梦略收拾了一下,几分钟过后,也爬上了床,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这次,妈咪也有错的,是妈咪疏忽了,没照顾好你,所以妈咪也自罚和你一起面壁思过!”

    小家伙就咧嘴嘻嘻地笑。

    林梦故意瞪了小家伙一眼,看小家伙绷紧身子坐直了,才跟着坐了下来。

    她心里,其实不可能一点都不担心。如容凌所说的,让小家伙进入大风似乎真的非常好,可最后真的能达到容凌所说的那般效果吗?!再看看那个穆新枫似乎有些不好惹,她有些动了把孩子转走的念头,可又想到,这般逃避,根本就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那……怎么办?!让容凌出头吗?!可是以什么名义?!而且人家穆新枫还没动静呢,容凌又出什么头?!

    林梦就有些犹豫。可她哪能想到自己的一时犹豫,竟然差点害死了小家伙。那时,她悔恨地真想扇自己几耳光!

    她到底是把人心想的太简单了,以为穆新枫哪怕有动作,也该冲着她,哪能料到,穆新枫竟然是会对一个小孩子出手的?!还是以那么恶毒的方式?!

    她接到方老师的电话,让她快点赶到和气医院的时候,小家伙正被送往手术室。林梦一看到小家伙躺在那没怎么动,还一身是血,腿都要软了,心都快要被撕裂了。

    小家伙一向是她的心头肉,被伤一下,她都要心疼一下,现在被人打的似乎去了半条命,她简直是快要疯了。

    “妈咪……”小家伙到底是孩子,看到林梦来了,有了依靠,强忍的泪水就冲了出来:“妈咪,我疼……”

    小家伙一张嘴,就流了一嘴的血出来。那原本排列的整整齐齐的两排牙齿,此刻赫然出现了豁口,掉了两颗牙。

    “佑佑!”林梦这个心疼的啊,眼眶一红,泪花就呼呼地往上飘,热泪没忍住,滴滴答答地往下掉,洒在了小家伙的身上。

    “佑佑别怕,妈咪在这儿,妈咪给你吹吹,痛痛就会飞走了,别怕,别怕……”

    “病人得赶紧做手术,情况比较危急!”那边医生沉喝。

    林梦掉着泪,急忙点头,连连对医生再三道谢,嘴里一边叮咛着小家伙别怕,她会一直陪在小家伙身边,一边请求进手术室,陪同小家伙走完全程。可是那主刀医生立刻把林梦给训斥了一番,说手术室岂能是闲杂人等可以进的,然后命令着下面的助手、护士急忙把小家伙给推了进去。

    林梦一颗心都悬在小家伙身上,自然是希望小家伙尽快得到救治的。瞧小家伙那一身乱七八糟的血,她也是不是学医的,也不懂这到底是哪里伤到了。可这医生说的这么严重,她这一颗心也就直直地往下坠。经医生这么一说,她就没敢再反驳,也没缠着医生谁要跟进去,最主要的是,医生说时间紧迫,让她别耽误他救人。

    医生把小家伙的情况说的有些严重,林梦有些六神无主。咬着牙,有些神经质地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地在手术室外面转了几圈之后,才想起了给容凌打电话。那边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手术大门,恨不得能够破门而入。

    电话还没接通的时候,电梯门被打开,那边又推来了病人,来了几个穿手术服的。

    其中一个看上去有四十多的男子扬高了声音,拧着眉头问:“这三号手术房谁在用呢?!”

    旁边一个护士答道:“是张医生在用呢,刚才来了一个大出血的小孩,现在正推进去急救呢!”

    “张医生?!”那医生挑高了声音,“哪个张?!不知道我要用这三号手术室吗?!”

    “是张一瞬医生,这不情况比较紧急嘛,就用了!”

    “他?!”那医生立刻脸色一沉:“他能行吗?!他自己主刀才不到半个月,就来处理大出血的孩子,这是谁让他接下的活?!是主任签字的吗?!家长那边同意了吗?!”

    林梦听电话的手就抖了一下,本来就没多少血色的脸立刻变得惨白惨白的了。什么叫做“主刀才半个月”,那医生技能不过关吗?

    “医……医生!”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力量,让她猛地跑到了那名医生的面前,急着问道:“我是那孩子的家长,我……我是接到电话急忙赶来的,然后医生说要做手术,就把孩子给推进去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我的孩子没问题的吧。我……我想跟进去,可是那医生说不行,医生,没问题的吧?!”

    那医生立刻绷紧了脸:“手术同意书,你签了没?!”

    林梦摇头,两行泪急剧滑下。

    那医生就皱眉,“我去看看!”

    甩手,就往3号手术室去,林梦急急忙忙跟进去。但最后被人拦了下来,不让她进去。

    林梦此刻已经怕到不行了,总觉得右眼的眼皮子一阵的乱跳,心慌慌的厉害,就挣扎着要进去,然后听见了里面传出来了吼叫声。

    “没家属的手术同意书,你这是动的哪门子手术?……出了事,你当得了责任吗?……这孩子的情况不是你能应付的,是谁让你挑这梁子的?!”

    另一个年轻的声音立刻扬了起来:“齐明远,你这是瞧不起我吗?!我告诉你,我的病人我负责,这是主任同意的,你要闹事,就去找主任去,别在这浪费我的时间,这孩子出了事,你能帮我担责任啊?!”

    林梦一听“这孩子的情况不是你能应付的”,就心神一震,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涌出来的力量,猛地推开那个女护士,闯了进来。看见病床上的小家伙,就像护犊子的母兽一般扑了过去,一把将小家伙给罩在了身下,哭喊:“我不要你做手术,我不同意你做手术,给我换个医生过来,给我换个医生……”

    她瞪着那个叫做张一瞬的医生,血丝都冒出来了。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可是扑通扑通乱跳的心,提示她、警告她,危险,很危险!

    这时,电话里终于传来一声暴喝:“林梦!”

    却是容凌的手机通了,因为一直没听到林梦的声音,这个男人就装深沉,也没主动出声,就等着她开口,可是那边传来的动静和声音,显然就有些不对劲了,于是忍不住,就吼了一声。这一声,爆破力十足,哪怕没有经过扬声器,林梦也听见了。

    就像是在茫茫大海中漂泊无依的小船终于找到了指路的灯塔一般,林梦一下子振奋了,然后母爱的力量让她的大脑猛地高效地运转了起来,思路也变得异常清晰了起来。

    抬起手,被她一直无意识抓在手里的手机早已经是汗津津的了。

    林梦冷着脸,纵然脸上挂着一直都没有断的热泪,可是声音却是异常的清晰而快速。

    “容凌,我现在在和气医院,佑佑被人打了,要做手术,医生说情况很危急。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立刻给佑佑找个最安全最可靠的医生过来!还有,不管你现在在哪里,你都给我尽快赶来,我要见到你。容凌,我怕,我现在好怕,你快过来……”

    林梦哭了起来。

    那边容凌让林梦别挂机,自己迅速地打了几个电话,很快,就有满头大汗的院长急匆匆跑来,后面跟着好几个穿手术服的。

    “哪位是林梦?!哪位是林承佑?!”

    林梦立刻应了一声,那边容凌则表示,他找的人已经来了,让林梦别担心,什么事都没有,他敢打包票,就算是死神来了,他都能把孩子给她抢回来。

    林梦“嗯”了一声,按照容凌的指示,把手机递给了院长,那边院长恭敬地称了是,抹了抹额头的汗,又把手机转给了林梦。

    立刻,小佑佑被转入了6号手术室,原先的所有还没来得及参与手术的医护人员,都被隔离了起来。林梦也被护士帮着穿上了隔离服,经过了消毒,跟着进了手术室。

    自始至终,容凌的电话就没断过,一直在那沉声安慰她,让她别担心,他已经在路上了,正往这边赶。而且,开医院的老二石羽下面的杰出医生也在尽量往这边来!

    林梦握着手机,只会“嗯嗯”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耳听着容凌磁性犹如海浪的生意,一双眼睛则紧紧盯着手术台。

    那边几个医生面色突然古怪了起来,林梦就担心地坐不住了,猛然窜了起来,焦急地问:“怎么了?!”

    唇瓣扑簌簌抖动,都有些站不稳了,那可怜的泪珠子就急巴巴地往下掉。不会是儿子没得救了吧?!

    她慌得都快要晕厥了!

    几个医生没敢回话,只是迟疑地看着院长。院长脸一沉,大手一挥,“别多管,做好你们的分内事就行了!”

    几个医生顿时就轻松了起来。院长则阴沉着脸,看着之前的诊断书,眉头一下子皱的死紧。

    林梦轻手轻脚地靠近,没敢太打扰,等着那院长放下了诊断书,她才胆战心惊地问:“我的孩子没……没事的吧?!”

    声音小小的,也生怕会惊扰到什么,眼泪却唰唰地从她那一双犹如黑宝石一般的眼睛里冒出,静谧哀伤地让人觉得怜惜和歉疚!

    那院长立刻扬起了笑,安慰她:“你的孩子很安全,你别担心,一点事都没有!”

    林梦松了一口气,嘴里喃喃着,胡乱地冲着院长一通的道谢,弄得院长很是尴尬,也更为心虚和愧疚!

    本来,这孩子没什么大事,院方也是可以松一口气的。可是这孩子真的没什么大事了,院方却又愁上了。这次,幸亏容凌一早打来电话,下了警告,要求院方全力以赴;若是院方就放任这事发生了,等到容凌事后发难,那么——

    院长身子一颤,在控温的手术室中愣是打了一个冷颤。

    他简直不能想象那后果!

    那张一瞬,真是该死!

    谁给他的权利!

    他这不是治病救人,他这根本就是在谋杀!

(古默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小老婆》已经更新到今晚,就随我了?(下),请Ctrl+D收藏本站www.haomenxiaolaopo.net方便下次阅读)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