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臧棣:写诗种菜,为细小日常的事物辩护

作者: 汪新 发布时间: 2021-10-27 02:11:58
咪乐|直播|二维码 同时,港股推动上市制度改革,吸引新经济公司来港第二上市。

▲诗人臧棣谈最新“诗系”

在中国诗歌界,身兼诗人和批评家双重身份的并不多,活跃在当代诗坛的北京大学教授臧棣是其中一位。最近臧棣出版了三部诗集《沸腾协会》《尖锐的信任丛书》《情感教育入门》,以一种看似“先锋”的方式——写“协会诗”“丛书诗”“入门诗”,呼吁人们对身边“细小的事物”投以关注。日前举办的上海思南读书会上,臧棣与作家韩博、诗人胡桑共话“当代诗的感受力”。

“臧棣诗系”严选自诗人在2000年至2018年间写作的系列诗,三本诗集有个共同的主题——为细小的事物辩护,让个人生命更多回到自身对生命的觉醒之中,回归对生存的独特体验之中。臧棣认为,哪怕是看上去微不足道的细小事物,恰恰是构成生活最真实确切的鲜活生命体验。“细小的事物不该被贬低,被轻蔑,更不该以崇高的名义加以践踏。历史的宏大建立在对这些细小事物的尊重之上。诗的最根本力量在于它能激发生命的觉醒,诗歌开启的是一个人对生命自身的美妙体验。”

undefined

《沸腾协会》《尖锐的信任丛书》 《情感教育入门》

臧棣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新诗自诞生以来,其评价标准就是‘宏大’。但文学更重要的,其实是一个人如何处理自己和这个世界的关系。”臧棣说,在漫长的创作历程中,他慢慢领悟到这一点,并开始专注于生活之美。他在北京有个不到50平米的小院子,院中栽了杏树、山楂树、玉兰树、樱桃树、葡萄树,种了茄子、丝瓜、南瓜等应季蔬菜,带有陶渊明田园诗的情味。在他看来,这些日常的、和生存相关的“小事物”,恰恰是文学应该关注的。

因此,他在协会诗中运用诗的想象力对感兴趣的事物进行大规模勘测,通过“丛书”方式认真看待并尊重与我们共处的每个事物。“入门”系列诗歌坚持了诗人一贯的诗学主张:对语言的追寻以及对认识的追寻,也反映出臧棣近年来诗歌创作的新变——具有浓郁后现代特征的、互文性探索,对中国文学抒情传统与自然书写的再造与化用,由此形成辨识度极高的“咏物的智性抒情诗”风格,对现代汉语诗歌文体建构作出有益开拓。

图片1.jpg

从1950年代开始,当代诗的写作发生了剧烈的转变。从崇高写作转入日常体验的书写,从高昂的基调转向基于生命观感的个性抒发,从书面雅语转向日常措辞……所有这些写作姿态的变异,从诗的想象力的角度去看,都呼应着当代诗的感受力的深刻变化。特别是从1980年代开始,当代诗的感受力偏向于观察的精确,对日常生存的细节的机智的表达;在情感的锤炼方面,也越来越偏于警惕以往的诗意书写,诗的格调趋向反讽、冷峻。原来备受推崇的线性书写,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即兴、片段化。

对此,臧棣观察到,“我们都处在历史的情景中,或者叫它现代社会。现代社会最大的标志是,它非常讲究效率,效率意味着快,以前那种体悟的方式太慢了,如今快节奏在诗歌的感受力上造成了很多变化。”以前通过很文雅迂回的文辞去表达世界的方式,变成用口语、在现实社会流通的日常语言,去更快捷传达现代中文思想情感,不要通过弯弯绕的方式表达出来。因此,当代诗歌用了很多内容比较直白的语言,其实理念就在于表达效率速度的追求。

undefined

“我们需要重新跟世界相遇,重新获得一种观察世界的视角,或者说感受力,而这个感受力不是跟以前我们所认为的诗歌的认知和感受力是不一样的,这三本书的意义就在这里。”胡桑认为,这套诗系重新探讨了诗人如何与世界相遇,如何感知书写这个世界。

“中国古典山水诗最后回归到宁静,是中国哲学的结果,从功能上来说,它是一种深层次的自我安慰。”韩博谈到,中国当代诗歌,不断地希望突破已有的边界,不是寻求一种自我安慰,而是探索一些未知的东西 。“臧棣的诗歌让我感到惊奇,有点像古希腊赫西俄德《工作与时日》的诗篇,以旁观世界的方式切入对话,类似孤独的喃喃自语,传递他对这个世界的感受力。”

热门标签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