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164章 妖皇现身的命令

咪乐|成人|直播 预计今天白天,我省大部分地区有3~4级西南风。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神皇凯只看到满天繁星在瞬间全部都闪烁了起来。

璀璨星河,在这一刻仿佛将整片生堂内都完全照耀,而后,只见一道道的星光,从天而降,源源不断的流泻进入夸父伟岸的身躯之中,星光染指全身,如同一条条河流的支流般流淌着,顺着夸父满身图腾刺青的一条条线条,让夸父全身图腾刺青都闪烁出极其耀目的光芒。

随着夸父朝着前方再度迈步前进,星光大盛,群星之力如同滔滔江水,顷刻奔流。

他那如同天幕巨掌的右手冲刺进入双镜湖之中,随着湖底发出一声惨烈的叫唤,那身材庞大的鬼鲲竟然被夸父单手抓住,狠狠的从双镜湖中被抓取出来,带着一声闷吼的夸父将手举向天空,在他掌心之中挣扎蠕动的巨型鬼鲲,此时此刻看起来竟然如同玩具般,那样的滑稽。

“宇宙星神令-惩罚。”

招式再开,满天星辰降落下来无穷无尽的惩罚星光,一条条“咚咚咚咚”连绵不断的轰炸在鬼鲲的身体上,饶是他这样的特殊的妖物,此时也是痛苦难堪,身体上面的鬼脸被星光不断地炸裂开,鲜血飙射中皮开肉绽,好不凄惨。

惩罚星光之后夸父单手将鬼鲲扔了过来。

神皇凯只感觉到一股腥臭之风接近,随后鬼鲲的身体“轰隆”一声被摔上岸。

它像是一条鲤鱼般,身躯在岸上不断的蠕动,从它身体上面伤口处涌动出来的鲜血流淌在地面上,“嗤嗤嗤”的发出一股股腐蚀的声音,鬼鲲周围十米之内的地面全部都变成了焦黑色,“渣…渣…”鬼鲲在地上虚弱的怒吼着,随后一点点的从妖兽形态变成了正常的人类形态,夸父的嘴巴嘟囔了一番仿佛念了一句咒语,身体某处的刺青与星光完美的融合,随后只看到一条‘星神鞭’飞舞过来,充满了灵性,一圈圈的卷动在鬼鲲的身体上,将它束缚住。

星神夸父,在圣堂内这样繁星点缀的战场中,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

这片战场好像就是为夸父量身定做,只看到夸父双手环抱熟悉的看着这片夜空“游荡了这么长的时间,你与我终究还是回到了我们熟悉的故乡,小少主,它是妖物我不能够完全的诛杀它,但是星神鞭能够彻底的束缚住它,鬼鲲,说到底只不过是万妖女皇手下一条会咬人的狗,此去路程不会遥远,你我一同携手并进,开疆扩土。”

夸父说完这番话之后身躯便在天与地之间变得暗淡,然后逐渐的离去。

崔珏雾双眼放光“好强的圣将啊,凯哥,我越来越对你刮目相看了。”

西方将魔偶称之为‘圣将’,神皇凯则是尴尬的笑了笑,因为一般想要获得强大魔偶的亲睐,你自己本身需要较强的实力,但是夸父追随着神皇凯完全是处于偶然,因为夸父是自己主动愿意跟随的,其实神皇凯也不是没有想过,在夸父的背后或许隐藏着一些关于神皇家族的秘密,如果他是神皇家族世世代代的守护神的话,也许一切就说的通了,因为圣堂禁地内这满天繁星,实在是能够让夸父的实力无限被放大,不是不能够被这样的假设。

那鬼鲲虽然被星神鞭束缚住,成为阶下之囚,但是铁齿铜牙

“你们不要太得意忘形,女皇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女皇会让我们知道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嘴硬没什么好下场。”,神皇凯说这话的时候,身边枫叶会的战士们拿着扳手、铁棍一干武器嘿嘿狞笑,得到大哥的点头,一拥而上,对着鬼鲲一顿招呼。

接下来一路上估计都要带着这个蠢货,神皇凯当然希望他温顺乖巧一点。

在鬼鲲被打的鬼哭狼嚎的过程中,神皇凯的目光看向前方的凶水黑牢。

恶霸既然已经铲除,肯定不能够让圣堂天使们再受罪,更何况现在湖水被污染,圣堂天使的身上已经或多或少的沾染了一些疾病,事不宜迟,必须要马上将他们救赎出来。

就在神皇凯大刀阔斧、一帆风顺的时候,流星城内。

一串还挂着水珠晶莹剔透的葡萄被一只手提起来,吊在空中一颗颗的自动掉进她的嘴巴里面,盛着葡萄的盘子上面突然出现五官,然后蹦蹦跳跳的自己竖起来“盘妖觉得好厉害,蠢货鬼鲲被打败了,蠢货鬼鲲被打败了。”

此时此刻空中悬浮着一圈圆形的光圈,周围的锯齿一根根看起来森寒。

光圈内赫然便是神皇凯等人同步的一举一动,救赎圣堂天使、无数人感激涕零的对着他流泪,那纤细的黑影将吵闹的不停的水果盘猛然的拿起来摔在地上,然后对着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黑影说道“失踪多年,我还以为他早就已经死在外面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是这个时候来,鬼鲲这个没用的废物,竟然成为了战俘。”

周围的黑影们全部都是歪摸怪样,感受到女皇的怒火,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出。

“传令,取缔鬼鲲三大妖王的身份,这简直就是耻辱。”

身边一人唯唯诺诺的点头。

随后万妖女皇继续说道“谁能够迎战神皇凯?我必然有重赏。”

这番话倒是让一干人们全部都纷纷请战,然而在人群中,一名斯文儒雅的青年突然说道“女皇,面对这种情景,我们其实不能够动乱,必须要沉得住气,当务之急是赶紧通知雷霆族长回归,其二就是如果硬碰硬的话,神皇凯有星神夸父的庇护,要知道在圣堂禁地,夸父等同于无敌的存在,战斗是下下策,我不同意战斗,相反…”

然后他鬼鬼祟祟的在万妖女皇耳旁一阵耳语。

听的万妖女皇频频点头“甚好,甚好,你真的是诡计多端。”

虽然将圣堂天使们从凶水黑牢中营救出来,但是此时此刻他们的身体状况真的不容乐观,长期的牢狱生活让本来已经激情饱满、战斗力高涨的天使们看起来宛若老弱病残,带着这样如此虚弱的一支部队,不要说去打万妖女皇了,能不能够保命还是一个大问题,神皇凯抽着烟脑仁疼的时候,一名看起来很壮硕的男性天使走上前

“大恩大德,永世难忘,恳请恩公告诉我们的名字,您是斩爷的人吗?”

外人根本进不来圣堂禁地,他有这样的猜想实属理所当然,神皇凯摇摇头“我不是,但是我很好奇的想要问你们,如果我们要带着你们重新打回流星城的话,你觉得有多少的把握?”

男性天使自我介绍叫做冬灵,是圣堂天使的队长,六翼大天使。

所以面对神皇凯的问题,冬灵也是苦恼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军队“被关押在凶水黑牢的天使一共有三十八名,剩余的全部都在流星城内,在雷霆族长的淫威之下所妥协,按照我们现在的身体状况,战斗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是也不能够没有希望。”,这句话一出他看到神皇凯的眼睛一亮,接着往下说“在神皇家族中有一处圣地叫做‘炽天使之塔’,如果能够让我们获得‘洗礼’的话,我们便能够很快的得到恢复,但是…”

说到此,他的脸色就黯淡了下去。

“很难,对吧?”,崔珏雾能够料想到。

“是的。”,冬灵点点头说道“炽天使之塔是雷霆族长的地盘,倒不是进入困难,而是得到洗礼非常困难,必须要获得雷霆族长的审批,也是因为炽天使之塔存在的关系,才依然有族人、圣堂天使为雷霆族长效忠,到底不是每个天使面对他和万妖女皇的肮脏勾当都能够刚正不阿的反击的,也有的选择同流合污,所以等同说这是希望,倒不如说让我们感到绝望。”

审批?神皇凯对这个字眼格外的敏感。

冬灵点头“对,只有正统神皇家族的人才能够做的事情,宫天族长既然…”

没等他将这些垂头丧气的话说完,神皇凯便笑道“那么,你们愿意追随我吗?”

这番话说的冬灵一愣,说的后面的那些圣堂天使们也是有些措手不及。

神皇凯伸出手清了清嗓子

“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并非蝎宫的人,也跟万妖女皇没什么瓜葛,我来自圣堂外,也就是你们所憧憬的那个世界,复姓神皇,叫做神皇凯。”

这个名字好熟悉,冬灵想了好半天突然震撼的瞪大瞳孔“你是哪位传说中被流放的……”

“也许你们都该亲切的叫他一声,小少主。”,崔珏雾在旁边补充道。

美国,纽约,一家装修复古的咖啡楼外,神皇宫天心虚的看着四面八方。

要不是这栋楼也是隶属于夏洛特家族的产业之下,以他现在的敏感身份肯定会被盘问。

顺着楼梯一直上了三楼,期间还义愤填膺的不断的咒骂,伸出天使手臂推开门走进去,坐在窗边充满优雅的沙夏刚好将端起一杯猫屎咖啡喝下,另外一张餐桌上面有人在吃饭,神皇宫天走过去,用餐刀狠狠的将一块牛排切成三块,然后报复性的塞进嘴巴里面,用力的咀嚼着。

牛肉还没咽下去,又报复性的拿起红酒灌进嘴巴里面。

红酒与牛肉混合在口中让他看起来十分气鼓鼓的,三分熟的牛排咀嚼出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淌了下来,让他对面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出头俊俏青年拿起餐巾为他擦拭着嘴角“嘿,兄弟?你这是怎么了?慢点慢点,好吃的东西有很多。”

此人的五官与沙夏他们差距很大,并不立体而是看起来有些黄种人的类型,眉宇之间散发着俊俏,说话声音带着一丝沙哑,眼角处有一块疤痕,手腕上面有刺青,骷髅头、两根长长的獠牙3D式的突兀伸出来,一身黑,全部都是潮牌,用的是火柴点燃香烟,递给神皇宫天,顺便给他按摩安抚着他的情绪“你看起来不是很好。”

吸血鬼五大始祖-夏洛特·龙卷。

“我以前是何等的威风八面,一人之下。”,神皇宫天摘掉棒球帽狠狠的扔在地上“而现在,竟沦落成为了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连找个餐厅吃饭的勇气都没有。”

说到这里,有眼泪在宫天的眼眶中打转,这种从天堂跌入地狱的感觉果然真的太不好受了,看到沙夏他们的悠闲生活,他愤愤不平的说道“开完会了不起吗?坐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了不起吗?总有一天,我所失去的东西,我一定要全部都一点一滴的拿回来,我要让官岚这个贱女人像条狗一样的舔我的脚趾。”

他一腔苦水倒完之后,龙卷笑道“火气不要这么大嘛。”

说完转过头看着艾丽雅说道“姐姐,该将公爵给宫天先生的赏赐拿出来了吧?”

一脸凶恶的艾丽雅此时此刻抱着一个服务员正在不断的吸吮着他的鲜血,听到此言之后脸上的愤怒消散的无影无踪,随着恢复正常人形态,她优雅的擦了擦嘴角恭维般的说道“看到宫天先生这样怒火难填的态度,亦是让我们感觉到心疼,这是伊丽莎白公国的批文。”,说着将一个包装成卷轴般精美的公告递给神皇宫天“公爵已经同意您男爵的申请了,以后你便是公国的男爵身份,同样是万人敬仰,一辈子荣华富贵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真的吗?神皇宫天阅读了批文之后眼神中露出掩藏不住的浓浓喜意。

龙卷坐会位置,摇晃着红酒杯“满意否?”

这简直是太满意了,完完全全平息了内心怒火的神皇宫天高傲的抬起头“既然公爵大人做事情如此的爽快,那么我也直言不讳了,你们想要进入圣堂禁地的话,没有我带路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进入了圣堂禁地的话,那么就意味着那些天使的鲜血岂不是遍地行走?这可是夏洛特家族多少年来的梦想呀?艾丽雅兴奋的都有些手足无措,激动的说道“宫天男爵,神皇家族那样的对待你,在你落网了之后你二叔便接管你族长的身份,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这份复仇的火焰是难以平息的吧?”

那是当然,想到自己虎落平阳之后周遭改变的种种,宫天的眼神中露出强烈的恨意。

沙夏也是爽快的说道“如果宫天男爵这次愿意帮忙的话,从圣堂禁地出来之后您要任何的条件我们夏洛特家族都无条件的满足,包括帮助您重新回归到十大总长的位置也不是不可能。”

“给你们两个小时的时间集结人手,准备物资。”

宫天开始优雅的切割着牛排缓缓送入嘴中“两个小时后,迪士尼乐园,集合!”——

你很难看到飘雨之零这个样子。

穿着彪马的白色短袖卫衣,踩着一双AJ正坐在迪士尼乐园里面百无聊赖的拿着粗壮的薯条,插进冰淇淋里面,裹上厚厚的一层奶油然后折叠起来整根吃掉,旁边有几桌女孩儿同时出朝着他看过来,议论纷纷了一下之后就过来要手机号码,零将刑烈的号码给了他们,反正现在刑烈也不知道在哪儿,手机也是打不通的状态。

“我买好票了。”,一名壮硕的男人也是现代打扮,但是鸭舌帽的帽檐压的很低。

从监狱岛离开的时候跟着血舞乘船回南吴城的时候,这个男人找上了自己,所说的一切全部都让人匪夷所思,要不是当时零和血舞联起手都没办法制服他,他强悍的实力也获得零的认可,然后细微的推敲了一下,他所说的东西的确值得去琢磨,总之就是跟着他过来看看,反正不掉块肉,如果句句是真的话,也能够妥善处理一下身上的麻烦。

“鬼屋?你够有童趣的。”,零看都没看他。

“这是圣堂禁地的入口,如果想要到达另外一个位面空间的话,这是一条必经之路。”,男人大口大口的吃着巨无霸汉堡包,而零则是瞥了他这边一眼“你究竟是谁啊?为什么这么了解?神皇家族又跟你有什么关系?”

他们彼此相知相熟的并不多,因为他总之这样回答零

“我是谁并不重要,等一切都赤裸裸的摆在你面前的时候,自然无师自通你会明白一切都,现在告诉你,反而会让你束手束脚,放不开,内心里面的压力大。”,喝了几口可乐之后他说了一句我去吸烟区抽根烟,站起身走向远处的吸烟区,或许是因为即将到达夜晚的原因,这里空空如也,他掏出打火机,点燃的瞬间,一股阴风吹拂过去,火焰瞬间熄灭。

吸烟区周围树林里面闪耀的各式各样的小灯泡都在瞬间黯淡了下来。

前方的飘雨之零几乎是在瞬间奔赴了过来,看到来者之后愕然的倒退一步“白妖皇?”

阴风依然吹拂,背着手身后妖衣披风飘舞,白渊在风中闭着眼睛对着零点点头,然后看着男人说道“因为一些特殊的工作原因,我要去一趟圣堂禁地,不妨就搭载你这一趟顺风车如何?”

“白瞎子,你不要太过分了。”,男人依然点不燃打火机。

“看来一般跟别人商量什么事情总能够得到这种冷淡的回复。”

白渊随意的一抬手,飘雨之零和男人闷哼一声,同时感觉到咽喉被什么东西钳制住

“不同意我上车的话,我让你们连回去复仇的机会都没有,信不信?”

百度